树喃

小甜饼【大概是吧】

●人物ooc严重
●私设众多
●文笔垃圾
●不玻璃心,欢迎太太们提意见,但是别骂我我害怕……😭

     夏天到了,空气闷热到让人难以呼吸。高三的课室里弥漫着高考前紧张的气息。老旧的吊扇吱呀吱呀地旋转……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压抑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下课铃响了,众人纷纷收拾东西想要逃离这个压抑的课室。“也没有传说中的挑灯夜读。”何禹撇了撇嘴,低下头接着解一道压轴题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就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走?”
         何禹受惊了般地抖了一下,扭过头看到了倚在后门上的刑警哥哥:“干什么?”语气中透着这个年龄的孩子们都有的不耐。“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言简意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愧是刑警。”何禹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,皱了皱眉。
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差异吧,回家的路上两人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。多数是罗淼不厌其烦地开导弟弟,而弟弟不耐地点着头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怎么变得像老妈子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 罗淼猛然惊觉,尴尬的摸了摸鼻尖,住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开门时木门摩擦地面的声音惊动了倚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唐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睡?明天不是还有课吗?”罗淼放下手里的东西,看着唐川眼下清浅的黑眼圈皱了皱眉。
         唐川避开了罗淼有些责怪的眼神,看向何禹:“还没吃饭吧?罗淼,去做饭。”在何禹诧异的眼神里,罗淼放弃了吃唐川豆腐的想法,灰溜溜地进了厨房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何禹冲唐川抿了抿唇,以示友好。“去写作业吧。”在唐川的催促下,何禹拎着塞满资料的书包进了书房。
          被厨房那方传来的噼噼啪啪声扰地读不下去书的唐川放下手中那本《四色问题》,准备回房间核对一下明天上课要用的ppt。却听到罗淼喊了一句:“小禹,有题不会就问唐川!”书房那头的何禹闷声嗯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 看来是做不了别的事了。唐川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何禹,有题不会吗?”唐川在何禹身后轻声问。“嗯。”何禹侧了侧身,让唐川可以看到题目,随手指了几题,“这些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唐川微微思索了一下,伸手在图中比划起来。暖橙色的灯光拍打在他的脸上,何禹看着他的侧脸,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:罗淼遇见唐川,也算不枉此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听懂了么?”不知何时,唐川停下了讲解,微微皱眉,看着神游天外的何禹。何禹慌忙点头:“懂了懂了。”唐川无奈的摇了摇头,正想再说些什么,罗淼的声音便从餐厅传了出来:“唐教授、小禹,吃饭啦!”
         何禹啪地关了灯,书房顿时浸入一片黑暗:“走吧。”何禹率先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禹,别老缠着人家唐教授。他很忙。”在何禹往嘴里扒拉着米饭时,罗淼出声道。
         闻言,何禹的目光从饭菜上向上游移了一下:“是你自己让我问他问题的呀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……”罗淼还想说些什么,就被唐川扫了一眼,不敢吱声儿。“让他好好吃饭,别老训他了。”唐川看到罗淼那幽怨的眼神,忍着笑意淡淡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何禹那张几乎埋在饭里的脸,抑制不住地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 何禹回到卧室里休息了。等罗淼洗完碗,回到房间里时已过了零点。推开门,就看到唐川还在看明天上课要用的PPT,心中没来由地一阵烦闷,伸手就关了电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干什么?”唐川略微有些不满地抬起头,罕见的戴着眼镜。
        罗淼一把将唐川摁在椅子上又啃又吻。唐川躲避不及,只能由着他的性子让他胡来。过了一会儿,罗淼的双手攀附上唐川的上衣,带着枪茧的手指灵敏地解着纽扣。唐川忙握住他的手,本来是责备的语气却因急促的喘息而染上了委屈的意味:“大半夜的别乱发情……!”
          罗淼的双手抵上椅背,垮着一张脸,委委屈屈地撇着嘴。唐川看到他从一开始的蛮横霸道变成了现在的“可怜巴巴”,不由得笑出了声:“怎么了?”罗淼轻轻掐了一下唐川的腰际:“别笑,认真点!我在吃醋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认真点。”唐川好不容易抑住了笑声,就听到他说:“小禹来了之后你就不理我了……”罗淼将头靠在唐川的胸口 半跪在地上。唐川皱了皱眉:“哪有啊……”“就是有啊……”罗淼的声音更委屈了,“你都不怎么跟我讲话了,还对小禹那么好。”“何禹他……”唐川刚想说话,就被罗淼打断:“是我弟弟对吧。”不等唐川点头,他就吻上了唐川的唇瓣。唐川惊愕地瞪了瞪镜片后的眼眸。罗淼一用力,就将他的副教授抱到了床上。忽然像是发狠一样的咬起了唐川的嘴唇。空气因为唇齿间的贴近而变得缠绵又色情。
        吻戛然而止。
        罗淼搂着他躺到了床上,沉默了好一会儿,最后还是唐川打破了安静:“是因为何禹的高考吧。”罗淼搂紧了唐川,闷闷地嗯了一声。唐川叹了口气,轻声安慰:“你不用那么紧张,何禹成绩不错。看得出来,他问我的那些题,他都懂。只要高考时正常发挥,一定能考好的。”罗淼抬起头,吻了吻唐川的眼角,扬起唇笑了:“有我们睿智的唐副教授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唐川也笑了,眼中是对恋人那化不开的喜欢与包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不行,你还是得解释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小禹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关了灯的房间里一片黑暗,罗淼吻了吻怀中的唐川,等着他的答案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一阵倦意用上了罗淼的大脑。就在他以为自己要等不到唐川的答案时,温热而柔软的唇落在了他的侧脸上,他听到了迟来的答复。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,我想知道,你在小禹那个年纪,会是什么样……”

有谁要出诚楼向《岁月静好》嘛……可以说是非常想要了啊

圈内各位太太看过来哦~今天和朋友聊天突然一个想法出现了!!!音乐学院的梗接吗!!!
小提琴手淼×钢琴手川
唐川和罗淼是一个音乐学院的,唐川的设定就是弹钢琴弹得特别好但是很喜欢给别人伴奏,大学这几年遇见了罗淼就一直给他伴奏。加上罗淼拉小提琴拉的很好,所以很多人知道罗淼可是就是没怎么听说过唐川。罗淼不想让唐川被那么多没他强的钢琴手埋没,就各种要求他在一场音乐会上独奏,唐川就各种傲娇怒怼不想去,但最后还是去了,然后在罗淼的音乐会上来了一次独奏。大多数人没听说过他,只有几个人知道他是罗淼的搭档,然后请太太们自行脑补啊~
这个梗真的超级好啊有木有!可惜我文力不行……所以还请各位太太接梗吧!🌹🌹🌹

铭刻时光 0511

是在2017年7月7日毕业的,也是在那一天离开你的。你在那一天显得格外的平静,只是在把所谓的毕业礼物递给我的时候眼神闪烁。
我知道你的生日是在七月八日,也知道那一天你的假期课开课,知道你的一场比赛也将在不久之后召开。我知道你一定很紧张,平时总是不会怎么暴露弱点的你一定会很烦躁很不想让别人烦你吧。
那天夜里,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。怕打电话给你会影响你做赛前的准备,也怕不打电话给你会被你选择性忘记。我知道你是不喜欢看QQ的,所以也自动忽略了QQ这个通讯软件。
最后我还是在零点的时候给你发了一条QQ信息:生日快乐。
七月八号那一天,你没有回电话也没有回信息。
七月九号那一天,你没有回电话也没有回信息。
我觉得你八成是把我忘了吧。
可是你说你不会忘了我的,你说我永远是你的小笼包的,你说我是你最好的同桌的。可是我好像忘了余生很长啊,可是我好像忘了,你还有很长的岁月要度过啊,“最”这个字,在生前,谁也没有能力说出口吧。
后来的日子我忘了我有没有等你的信息,我只记得在开学前一天,你回了两个字“谢谢”。
唔……我不知道你在发现忽略了我的信息时有没有懊悔有没有郁闷……我也不知道你的谢谢是不是只是礼节性的道谢。我想我也没有能力去知道了吧。
毕竟你现在离我那么远啊,远到我只能偶尔和你在周公家相会了呀。
唔……一时的感伤嘛,发泄发泄就好了。